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杜琪峯:我的下部電影還是向佐演

2019年11月13日 14:36:36 來源: 新京報

  杜琪峯此次身兼動作導演,指導向佐的綜合格斗戲份,親身示范“每個動作里都有戲”。

  由向佐、王可如主演的《我的拳王男友》是導演杜琪峯和韋家輝時隔多年再次攜手創作的一部愛情電影。該片于上周五上映后,據貓眼專業版顯示,截至發稿前,該片上映5日,累計票房剛過2000萬,慘遭同檔上映的《受益人》《決戰中途島》碾壓。口碑方面更是兩極分化嚴重,豆瓣評分4.8。由于杜琪峯的“銀河映像”長期與中國星電影公司合作,而影片主演向佐正是中國星老板向華強之子,因此有不少關于“影片是否是杜琪峯還人情”的質疑和爭議。對此,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導演杜琪峯、編劇韋家輝、主演向佐,與他們聊一聊關于影片臺前幕后的真實故事。

  類 型

  “杜韋”愛情片求新求變

  在杜琪峯和韋家輝看來,這是一部針對當下青年的電影,他們想呈現出一種新的“杜韋愛情片”,整個劇本打磨了兩年多的時間,改了十幾版,也推翻過之前的很多假設,是對男女感情戲的一種全新嘗試。很多人都說《我的拳王男友》是為向佐量身打造的,但這個說法向佐并不贊同,雖然片中主角魯虎做的事情:格斗、拳擊都是向佐一直在嘗試也堅持的演繹方向,向佐說:“兩位導演這么有名也頗有地位,他們不需要特意為一個人去寫一個劇本。在這個項目里面他們自然布了很大的局,除了我的角色,電影里很多角色都有自己的特色,他們只是想把我的強項顯示出來。但最主要的目的是去挑戰、嘗試既有打斗又有歌舞的新男女系列。”

  動 作

  向佐被揍昏還繼續打

  從2010年開始,向佐就開始籌備這部影片,進行了為期六年的專業培訓,向佐回憶說,“每天八個小時功夫體能練習,三到四小時的表演訓練,一直持續六年,杜導從來不會告訴我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在這期間我也有著急、也很焦躁,后來發現只有安靜下來,思考為什么自己達不到要求才能找到解決的辦法,直到2017年,杜導才告訴我,來吧,我們可以拍了。”向佐感嘆,拍杜導的戲,一等一練就是十年。此次,杜琪峯還掛名動作導演,如何拍杜琪峯的動作戲,向佐直言:“他的要求是動作里要有戲,我每一場在擂臺上的情緒,要帶著怎樣的表情去打,你要應付的不只是對手,而是全場各個角色,在你被打暈的過程中,你還不能忘記表演。”

  最后一場戲,向佐同一天脫臼了三次,也出現過被擊倒昏迷數十秒的意外狀況,但僅是休息了五分鐘就重回拳臺,杜琪峯表示:“在個人動作方面,向佐投入了許多時間。我們參考了許多綜合格斗(MMA)的比賽。大家對打時受傷是必然的,向佐、武師、其他工作人員都有過受傷,但沒有辦法,總會付出受傷的代價。”

  人 物

  在新嘗試下看看效果

  在韋家輝的劇本里,男主角魯虎是一個有很多缺點的人,他愛說粗口,不懂溫柔,動不動就動粗,但他有一個優點,什么事情都在為別人考慮,“他的人生都在幫別人,包括杜小鵑、他的師父馬青、師弟們,甚至是他追債的人。我這樣寫只是想讓這個角色更立體,能隨時帶出正面訊息。”作為香港電影的金牌編劇,韋家輝表示自己此次的挑戰就是要把人物塑造好,讓他變得獨特、有質感,無論是什么主題和套路,最重要是給觀眾帶來新鮮感。向佐也表示:“兩位導演太有經驗了,如果我演的時候用力過猛他會讓我收,不夠會讓我加,他們對電影特別嚴謹。”

  杜琪峯說,雖然向佐和王可如的表演沒有一百分,但他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我跟韋家輝希望這部電影跟我們以往的作品不同,盡量避免選用過往合作過的演員,在新嘗試下看看我們的合作會產生什么效果,因為適合,所以要找新人,這次演出是新演員初期的表現,希望大家可以給予空間。”

  ■ 向佐回應

  拍戲時候還不認識郭碧婷

  新京報:結局魯虎、杜小娟都贏了比賽會不會太理想化?

  向佐:其實,每個人都為了夢想生活,如果最后我們都輸了,夢想就破裂了,對觀眾來說,那就太殘忍了。其實韋家輝導演還是想傳達追夢的激情,每個人都帶著夢想,大團圓比較會傳達這個信息,不是說故意理想化。

  新京報:怕不怕別人對你的演技挑刺?

  向佐:我當時是盡了力,沒有后悔。像《封神傳奇》,雖然是為我量身定制的,但我覺得很失敗。所以這次我就很謹慎,這個陣容完全是全新的,也沒有大咖。我覺得如果觀眾看的時候不跳戲我就滿足了,說明我們做的事情是對的。

  新京報:很多人認為你經常因為感情、綜藝上熱搜,是借熱度宣傳電影?

  向佐:真的沒有,我是先拍完電影,才認識郭碧婷。拍戲的時候還不認識她,她也沒來探過班,這個電影不是因為我上了幾個綜藝,有了熱度才上映的。

  ■ 杜sir釋疑

  制作規模大了,我的思考卻慢了

  新京報:是什么契機拍攝《我的拳王男友》,有人說是在給中國星還人情,你如何看?

  杜琪峯:

  我跟中國星的關系是在2000年擔任該公司的營運總監開始,另外一直都跟中國星合作拍攝多部電影。我覺得我們的淵源,不管有沒有制作,在這些年來我們都保持著緊密的關系。有人說這是在給中國星還人情,其實我跟中國星從來都不是一種需要還人情的關系,因為基本上大家彼此都已經有一份人情存在,如果向(華強)先生要我做的時候我也必須會做,因為我們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也是一個對我很好的老板。

  新京報:這次回歸愛情片的制作,有什么新鮮感?配樂也很精彩,和金培達合作如何?

  杜琪峯:這次我和韋家輝都決定不用當紅的明星來參演,因為這是一部有關年輕人的電影,我們希望選用一些新人來出演,這樣才會有真實感,片中的對象就是時下的年輕人。在劇本創作上,韋家輝一直是寫愛情故事的能手,所以我們就沿用一直以來的創作方式,即是他的創作、我的導演。我跟金培達合作過很多次,大家已有很多溝通基礎,不需要太多特別的交流,只要一合作,大家就會知道大家想要什么,他也會常常到拍攝現場跟我溝通。

  新京報:電影里不少情節讓人看到了杜琪峯電影的影子,也讓人想起了《柔道龍虎榜》,這部電影在杜琪峯電影里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杜琪峯:其實這部電影跟《柔道龍虎榜》可以稱得上是有一些關系,兩部電影也是有關兩個年輕人追求夢想的故事,當中同時也有勵志和愛情的元素。

  新京報:最近還在創作什么新作品?現在拍戲節奏越來越慢,是出于什么考慮?

  杜琪峯:最近我在拍攝一部比較個人化、有多一點杜琪峯風格元素的電影,這部電影也邀請了向佐出演,他在里面演一個反傳統的臥底。至于現在拍戲越來越慢的原因是制作環境的轉變,制作規模大了,需要的程序又多,而我自己的思考又慢了。

  采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226208
北京pk10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