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要聞 炫聞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頭條新聞炫聞問政輿情專題

黃花機場:湖南從這里飛向世界

2019-08-01 12:43:14 來源: 華聲在線

  黃花機場:湖南從這里飛向世界

  長沙黃花國際機場。(資料圖片)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唐俊 攝

  7月25日,長沙黃花國際機場。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傅聰 攝

  1999年7月29日,建設中的長沙黃花國際機場。(資料圖片)通訊員 攝

  長沙大托鋪機場候機樓。(資料圖片)通訊員 攝

  湖南日報·華聲在線記者 周月桂 通訊員 張移珍 鄧竹君 于佳樂

  7月30日,長沙黃花國際機場,高溫酷暑中的天空,藍得明凈通透,大朵白云在開闊的機場上方緩緩移動。

  巨大的飛機起起落落,帶著人們的夢想在轟鳴聲中起飛。

  高空之下,機場建筑氣勢恢弘,T1航站樓與T2航站樓比翼齊飛。

  作為湖南第一個大型民用一級機場,長沙黃花機場始建于上世紀80年代,在經費極其緊張的情況下,機場的建設凝聚了建設者的心血。

  1989年8月29日,正式開航那天,機場周圍的山頭上擠滿了人,上千長沙人從市區來機場看“大飛機”。

  從通航初期年旅客吞吐量幾萬人次,到現在的兩千多萬人次,航線網絡從國內延伸到國外,跑道從一條到兩條,航站樓從一代到三代,一直在成長的長沙黃花機場,見證了湖南飛向藍天、走向世界的步伐。

  前身

  長沙南郊湘江邊,一片高樓林立中,大托鋪機場棲身于一片相對空曠的平地上,而城市在機場外圍蓬勃生長。

  這里,曾是長沙黃花機場的前身。大托鋪機場屬軍民合用機場,長沙民航于1957至1989年進駐大托鋪機場。

  出生于上世紀60年代的王湘麗,在大托鋪機場長大、在長沙黃花機場退休,她見證了長沙黃花機場的前世今生。

  7月30日,她和朋友想看看原來大托鋪機場的民航老航站樓,才發現不久前已經被拆除。

  王湘麗記得從前那個航站樓很小,候機廳就像一個大客廳,里面有藤椅、茶幾、煙灰缸,沙發上覆蓋著米白色的鉤花布。

  機場里飛得最多的是蘇制安-24飛機、伊爾-18飛機。高中畢業的那個暑假,作為機場子弟,王湘麗在機場實習,就是在伊爾-18飛機上做空姐。這是一種螺旋槳式飛機,飛行時顛簸很大。值乘時,她小心翼翼地托著盤子給乘客送水,也給每個人送去一只嘔吐袋。

  湖南民航當時還有一大重要任務,就是直接為經濟建設服務。大托鋪機場還承擔著農田除草施肥、防治病蟲害、遙感探礦等多種飛行作業任務。

  改革的春風,為湖南的民航事業帶來了活力。1985年起,大托鋪機場有了自己的始發航班。

  就在這個時期,高中畢業的湯芳招工到了大托鋪機場,成為候機室客運員。湯芳回憶,當時乘機的條件很苛刻,需要單位開介紹信,每天只有幾架飛機起降,每架飛機都是30多名旅客。

  此時,湖南的經濟、文化都在蓬勃發展。大托鋪機場不能起降大型飛機,制約了民航客貨運輸的進一步發展。機場周邊已逐步城市化,居民點稠密,無擴建余地。

  據《湖南民航志》記載,早在上世紀60年代,民航湖南省局就在長沙東郊黃花鄉附近為新建機場選址。但由于經濟困難,一直未能實現。

  1984年,新建長沙黃花機場報告,得到國務院、中央軍委批復。機場最終選址在當時的長沙縣黃花鄉。

  興建

  1986年春天,長沙市建設銀行女職工姚建軍,接到一個新任務,進駐國家重點工程長沙黃花機場項目建設工程指揮部,負責工程投資管理。

  “大大小小幾十個山包和水塘,荒山野嶺,雜草叢生。”這是姚建軍第一次看到機場地址的印象。

  當年6月,長沙黃花機場工程正式開工,數千建設者夜以繼日地奮戰在工地上。

  到1987年7月,難度大、要求高的挖填土石方工程基本結束。據1987年7月14日的《湖南日報》報道,為加快黃花機場建設,承擔工程施工的鐵道部第十二工程局500多名職工,搶晴天,戰雨天,每天平均工作都在12個小時以上,僅用140多個可施工日,就拔掉24座山頭,填平39口水塘,共計完成土石方430多萬立方米。

  黃花機場公路施工由當時的省路橋公司道路五公司(現湖南交水建集團旗下企業)承擔。1987年2月,正當壯年的道路五公司經理羅建華,率領精兵強將,在進場公路邊安營扎寨,誓言:“公路不修通,我就不回家。”那一年雨多,耽誤了不少工期,雨季過后是高溫酷暑。

  羅建華回憶,項目工程施工投入不足300萬元,經費相當緊張,但全體職工充滿著為省會機場公路建設作貢獻的熱情,加班加點,勇于奉獻,施工季節采取每日三班制,一人要工作兩個班。那年除夕夜晚,羅建華堅守工地搶工期,沒有回家和妻子、孩子團聚。1988年10月,機場公路順利竣工。

  附近的百姓都非常支持機場建設。羅建華記得,機場公路紅線圈住了黃花鄉黃垅村幾戶農民的房屋。當他去找這些農民商量時,他們沒有提出更多要求,默默地搬離了祖祖輩輩居住的土地。

  “能夠參加重點工程建設,是一種榮耀!”姚建軍說,工程建設實行軍事化管理,白天晚上都不準回家,所有的技術人員管理人員都跟班作業。那時姚建軍的孩子才幾歲,她為此只能放下孩子住在工地,印象最深刻的是冬天的晚上施工到凌晨一兩點,大家打著手電筒在寒風瑟瑟里回到宿舍的情景。

  工程進行到后期,所有大托鋪機場員工全部投入新機場搬遷準備工作中來。從1989年春天開始,湯芳和同事們,每天天不亮就坐班車從大托鋪到黃花鄉,路程兩小時,在新機場做清理、綠化工作,天黑才回到大托鋪。

  看著機場一天天成型,年輕人的心里也是快樂明亮的。

  工程提前3個月竣工。

  “投資僅1.3億多元,湖南建成了第一座大型民用一級機場,比外地同等規模的機場造價低得多。”姚建軍說。

  開航

  1989年8月29日,長沙黃花機場開航那天,湯芳在現場做引導服務。新建航站樓外墻雪白,空曠的跑道,在藍天的映襯下,格外美麗。機場四周的山頭上站滿了圍觀的人群,湯芳心里有壓抑不住的榮耀感。

  下午5時,一架波音757大型客機準時降落機場。人群激動,爭睹“大飛機”。“以前見到的都是小型客機,波音757大型客機降落時,在現場感覺真的超級大。”湯芳說。

  據《湖南日報》報道,時任省長陳邦柱在首航典禮講話中說,黃花機場的通航,對促進我省對外開放、溝通國際間交往、改善投資環境、吸引外資、促進旅游等許多方面都具有重大的意義。

  通航儀式結束后,波音飛機載著嘉賓在長沙上空盤旋了兩圈。姚建軍就是其中一員,在高空俯瞰大家建設的機場和秀麗的長沙風光,心情無比激動。

  “晚上9時許,一架波音757飛機載著200余名乘客,沖天而起,向廣州方向飛去。”這是1989年8月30日《湖南日報》頭版的報道。報道說,長沙黃花機場是我省第一個國家一級機場,它的建成結束了我省只能停小型飛機的歷史;與此同時,經由我省開出的航線,將由10條逐步增加到23條。

  隨后,民航湖南省局機關及所屬單位正式遷入長沙黃花機場。從8月31日開始,經由我省的所有民航班機都在黃花機場起降。

  1989年建成的長沙黃花機場,主要建筑和設施包括2600米的跑道、建筑面積6658平方米的航站樓,以及航管樓、油庫、氣象雷達站、機庫等。

  第一代航站樓設計年旅客吞吐量70萬人次,包括國際候機口在內,機場設有5個登機口,通往的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廣州、香港等,1989年當年旅客吞吐量6萬人次。

  僅僅一年后,機場旅客吞吐量就激增到27萬余人次。

  高飛

  1990年,29歲的王湘麗來到長沙黃花機場做工程檔案管理工作,后來成為湖南省機場擴建工程建設指揮部總工辦檔案組主管。

  在王湘麗管理的檔案里,從上世紀90年代,一直到今天,長沙黃花機場的建設與改造從未停止過。

  1992年,停機坪擴建;1996年,新建安全檢查辦公樓;1997年新建倉庫、南航停機坪……

  到1996年,機場年旅客吞吐量已達178萬人次,而1989年建設的航站樓年旅客吞吐設計能力僅70萬人次。

  第二代候機樓的建設迫在眉睫。

  新航站樓于1998年9月正式動工。2000年8月,投資4.04億元、建筑面積3.4萬平方米的長沙黃花機場第二代T1航站樓完工。

  隨后,第一代航站樓被拆除。王湘麗趕在第一代航站樓被拆除前,留下了最后一張照片:“那是當時艱苦條件下創造的最優質的工程,是無數建設者忘我奉獻的成果。”

  進入新世紀,作為中部地區成長最快的航空港,長沙黃花機場的建設加速推進。

  2006年7月,機場飛行區項目開工建設,將跑道由2600米延伸到3200米,遠距離越洋飛行航線不再受到限制。

  2009年6月,第三代新航站樓破土動工。兩年后,這座21.2萬平方米的T2航站樓雄踞機場,將航站樓面積整整擴大了8倍。

  回憶長沙黃花機場擴建的歷程,有一個人的名字頻頻被大家提起。他就是湖南省機場擴建工程建設指揮部副指揮長、總工程師宮永龍。2008年,他在體檢后被告知,肺部有惡性腫瘤。之后的5年里,宮永龍帶著圖紙去化療,躺在床上電話指導施工,將一張張設計圖紙變成了現實。

  2012年12月,機場飛行區東擴工程開工建設,次年12月,二跑道工程開工建設。

  為避免對機場正常飛行造成影響,多年來,機場擴建工程都采用不停航施工。凌晨2時到6時的作業高峰期,上千名工人堅守在工地,停機坪上沒有了飛機呼嘯,取而代之的是機器的轟鳴。多年不停航建設,完成了業界稱之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2017年3月30日,黃花機場邁入“雙跑道運行”時代,能接待空客A380這樣的“巨無霸”飛機。

  2018年5月,闊別7年之久的T1航站樓經改造后再度投入運營,機場進入雙航站樓時代。10月,T2國際指廊技改后投入運營。這年,機場旅客吞吐量達2500多萬人次。

  如今,T3航站樓和第三跑道也正在緊鑼密鼓籌備中。根據規劃,到2030年,長沙黃花國際機場將建設成為滿足年旅客吞吐量6000萬人次、貨郵吞吐量75萬噸的區域性國際航空樞紐。

  7月30日,T2航站樓寬敞明亮的候機廳,登機服務室的徐文靜正在現場服務,不時有旅客向她問訊,她一一微笑作答。

  在她身后,是陽光燦爛的停機坪,停滿了即將起航的飛機。

  ■親歷者說

  機場每一盞燈都讓我覺得自豪

  口述者:湖南機場建設指揮部飛行區工程部電氣工程師 張德清

  1982年,我18歲,家人打聽到大托鋪機場招工,我就跑過去考試,跟高考一樣,考語文、數學、物理、化學等,幾百人應考,只要18個人,我是其中的幸運兒之一。

  進入機場后,開始我被分到后勤服務部門,燒鍋爐、做冰棒等。我當時還是個小青年,對什么都好奇,跟隨灑農藥的運-五訓練飛機出去飛了一圈。飛機像手扶拖拉機一樣響,一圈下來耳朵都快要聾了。

  1983年,我第一次真正坐飛機出門,非常興奮。坐的是安-24,從長沙飛武漢,票價18元,員工半價9元。鄰座是一個外國男孩,帽子上戴滿了徽章,他想用自己的徽章換我的工作人員徽章,我很不好意思,又不會說外語,只朝他擺手表示不行。這個徽章很珍貴,可不是裝飾用的。

  后來我通過學習成為一名電工。1988年,我到了長沙黃花機場項目建設工程指揮部,負責機場的燈光建設。機場通航那天,每一盞燈都讓我覺得自豪。

  機場航班越來越多,各航空公司經停黃花機場的航班更多地使用中大型飛機,對助航燈設備設施要求越來越高。

  2008年機場助航燈光改造,我成為建設主力。工程要求在不停航的條件下作業,難度較大,每天都是凌晨兩三點等航班結束以后才能進場施工,早上5點就要收拾清理準備退場。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工程2008年8月開工,次年3月就順利竣工。

  今年,為了迎接首屆中非經貿博覽會,充分展現湖南窗口形象,黃花機場又進行了夜景照明升級改造。

  每當夜幕降臨,繁忙的黃花機場便籠罩在七彩的光影中,實在太美了。 (周月桂 整理)

  ■鏈接

  湖南省民用機場一覽

  1.長沙黃花國際機場,1989年8月29日通航,為4E級民用國際機場。目前,通航國內外145個機場,國際航線連接20個國家和2個地區的42個機場,長沙已經成為中國中部地區通往東南亞國家航線最多、航班密度最大的城市。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2526.6萬人次。

  2.張家界荷花國際機場,1994年8月18日通航,飛行區等級為4D。地處世界知名旅游勝地張家界,是國內著名旅游機場、湖南省第二家國際機場、武陵山區唯一的國際航空口岸,在湖南省旅游產業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目前,張家界機場航線共計44條,通航城市43個。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221萬人次。

  3.常德桃花源機場,始建于1958年,1965年開通常德至長沙客貨航班,歷經1986年、1993年、2009年3次擴建。目前等級為4D級機場。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72.6萬人次。

  4.永州零陵機場,2001年4月30日通航,飛行區等級為4C。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25.03萬人次。

  5.懷化芷江機場,2005年12月19日復航,為國內4C級軍民合用機場。始建于1934年,是抗戰時遠東第二大戰略機場,因抗戰時陳納德將軍“飛虎隊”進駐聞名中外,因中日雙方在此舉行的“洽降會議”而舉世矚目。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49.8萬人次。

  6.衡陽南岳機場,2014年12月23日通航,飛行區等級為4C。在飛航空公司11家,航線共計16條,通航城市達到29個。2018年,完成旅客吞吐量81.6萬人次。

  7.邵陽武岡機場,2017年6月通航,飛行區等級為4C。武岡機場是國家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項目。通航后僅半年時間實現旅客吞吐量8.2萬人次,2018年旅客吞吐量為46.9萬人次。

  8.岳陽三荷機場,2018年12月26日通航,飛行區等級為4C。從開航初期僅1條航線發展到目前16條航線。截至2019年7月30日,旅客吞吐量突破32.3萬人次。

  (張移珍 整理)

[責任編輯:左梔子]
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
1、打開手機軟件“微信”--“發現”--“掃一掃”。
2、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
3、識別成功后,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點擊確定。
4、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分享到朋友圈。
手機適配版    |    電腦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4825098
北京pk10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