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雜交水稻香飄非洲

2019年06月19日 09:04:51 來源: 湖南日報

  2019年,馬達加斯加,工作人員在田間播種。(資料圖片) 通訊員 攝

  馬達加斯加項目公司成員在試驗田合影。(資料圖片) 通訊員 攝

  2019年,馬達加斯加,工作人員在制種現場除雜草。(資料圖片) 通訊員 攝

  湖南日報記者 胡宇芬 周靜

  6月的湖南,夏天的味道漸濃。萬里之外的尼日利亞,即將從旱季進入雨季,那是當地水稻生長的黃金期。踩著這個節奏,袁氏種業雜交水稻技術和市場專家王鍵、易寶書將從長沙飛抵尼日利亞,開啟當地上萬畝雜交水稻的規模種植。

  這是一場充滿挑戰和榮耀的接力。幾年前,為了選出一塊上百畝的稻田進行雜交水稻品種篩選,湖南專家連續奔波了一周多才如愿。為了在沒電的田間精選谷子,湖南專家從瀏陽定制了手搖風車帶去,當地農民開心地拋棄“摔谷法”。未來,尼日利亞2萬公頃稻田有望種上雜交水稻,比當地品種可增產1倍。

  讓雜交水稻造福世界,是袁隆平院士的兩大夢想之一。遙遠的非洲,對糧食的渴望異常強烈。如何在非洲推廣雜交水稻,幫助當地人民解決饑餓問題,一直是袁隆平院士關心的大事。在他的指導和推動下,多年來,一批又一批的中國農業專家,用智慧和汗水讓雜交水稻在非洲生根發芽,結出了沉甸甸的稻穗。

  1.請進來也送上門,雜交水稻技術培訓和示范延伸到田間

  在雜交水稻界,最有名的技術培訓國際班都開辦在湖南,從上世紀80年代延續至今。只要能抽出時間,袁隆平院士總是親自授課。在5000多名學員中,不乏非洲學員的面孔。雜交水稻顯示的高產優勢,讓他們感受到了“東方魔稻”的魅力。

  “我們在這里參加雜交水稻技術培訓期間,天天吃大米,非常快樂。在喀麥隆大家最喜歡吃的就是大米,但平均每星期只能吃兩次。我們希望通過雜交水稻的推廣,讓喀麥隆人民每天都能吃上大米。”喀麥隆學員西比亞帕,對湖南留下了難忘的記憶。

  由于耕種習慣、農業技術等多方面原因,雜交水稻在非洲的推廣比在亞洲和美洲艱難得多。盡管如此,中國農業專家和農業企業迎難而上,一直在幫助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除了熱情請進來培訓,技術服務也延伸到了田間。

  袁隆平院士秘書楊耀松研究員,多年從事雜交水稻國際推廣。他告訴記者,從1996年至今,中國政府通過與聯合國糧農組織和受援國政府三方實施“南南合作”項目,已先后向毛里塔尼亞、加納、埃塞俄比亞、馬里、尼日利亞、塞拉利昂和加蓬等國派出農業專家和技術人員,示范、推廣雜交水稻技術。中國企業還在坦桑尼亞、盧旺達、多哥、利比里亞、莫桑比克、喀麥隆、馬達加斯加、幾內亞、加蓬、加納等國投資建設了雜交水稻試驗基地。

  在西比亞帕的家鄉喀麥隆,經過2014年和2016年的試種,來自中國的3個雜交水稻品種產量優勢明顯,適應性好,可在當地擴大種植。其中的“Y兩優1號”品種,曾率先實現了我國超級稻二期攻關目標。

  這些年來,培訓雜交水稻技術國際學員,成了省農科院副研究員黃志遠的工作“常態”。他不僅每年在長沙授課,還曾輾轉前往科特迪瓦現場傳經。

  “格格杜墾區位于科特迪瓦南部迪沃市,經過20多年發展,已成為中方援非農業合作項目的典范,也是科特迪瓦全國聞名的水稻種植基地。”黃志遠回憶說,學員們熱情蠻高,有的婦女背著孩子來聽課。炎炎烈日下,他領著學員們下到稻田上課,如何堆肥、拋秧、識別病蟲害、觀察雜交水稻長勢,手把手地教給大伙。

  2. 增產顯著, 雜交水稻上了馬達加斯加貨幣

  東非島國馬達加斯加,是非洲雜交水稻種植面積最大、產量也最高的國家,平均單產比當地品種高出1倍以上。巨變背后,是湖南省農科院和袁氏種業的多位專家持續13年的接力推廣,是一個個散發著芬芳稻香的故事。

  在2006年首屆中非合作論壇上,我國承諾將在非洲建立10個有特色的農業技術示范中心。湖南省農科院援建的馬達加斯加雜交水稻示范中心是首個項目。

  馬達加斯加是世界上除亞洲國家外生產稻谷歷史最長的國家。但品種老化嚴重,且種植管理粗放,全國水稻平均產量約為3.5噸/公頃。大米不能完全自給,每年要進口20至40萬噸的大米才能滿足本國需求。該國政府急切地盼望盡快實施項目。

  2007年3月30日,專家組一行3人啟程趕往馬達加斯加,參加商定在第三天召開的兩國聯席會議。楊耀松在曼谷機場轉機時,突發劇烈腹痛,臉色蒼白,腰都直不起來了。登機還是改簽?他很快做出了決定:“沒事的,死不了,我可以挨到馬國,再去中國援馬醫療隊看病。”

  登機后,楊耀松痛得只能躺在座位邊的地板上,空姐堅持要他下飛機,爭執驚動了機長。同行的省農科院研究員方志輝拿出隨身攜帶的感冒藥、止痛片和止瀉藥各2片喂給他吃,向機長保證會好起來的,看著這股“霸蠻”勁,機長無可奈何默許了。

  到達馬國后,楊耀松立即被送去治療,原來是腎結石急性發作,治療了7天才慢慢好轉。

  專家組在馬達加斯加的第一次播種,是在2公頃的試驗田里對34個雜交水稻品種進行品比試驗,以篩選最適合當地種植的品種。

  到了插秧的時候,問題來了,馬國人不知道如何插雜交水稻的秧苗。為了教會附近村落的婦女插秧,專家們只能用臨時學來的幾個馬語單詞,手舞足蹈地指揮比劃,簡單的術語一下子變得難以說出口。

  轉眼到了收割季。當地的脫粒機不中用,專家們只好像當地農民一樣使用最原始的脫粒方式,雇請人工把割下的稻穗一把一把用力在大鐵桶上甩,讓谷粒落在事先準備的編織布上。

  驗收結果引起了轟動。有一個叫M729的雜交水稻品種,每公頃產量達10.41噸,比當地兩個對照品種分別增產51.5%和114.6%。

  2017年夏季的一天,馬達加斯加的幾位官員來長沙拜見袁隆平院士時說道:“中國的雜交水稻在馬達加斯加的種植面積越來越大,人民已基本擺脫饑餓。為了感謝您,馬達加斯加特意選水稻作新版貨幣圖案!馬達加斯加人民都想見到您!”

  時間倒轉到2005年11月,受袁隆平院士全權委托,方志輝和楊耀松等人如約來到馬達加斯加駐華使館,就雜交水稻在馬達加斯加的推廣合作進行商談,并簽署了中馬有關雜交水稻合作的諒解備忘錄。時任馬達加斯加駐華大使維克多隨后來到湖南,見到了仰慕已久的袁隆平院士,袁隆平院士希望馬國政府及大使先生大力支持雜交水稻在馬達加斯加的發展,為解決馬國糧食短缺問題開拓新的出路。

  “馬達加斯加已審定的5個雜交水稻品種,全部來自湖南。”長駐馬達加斯加的袁氏種業總經理張立軍自豪地告訴記者,當地已有接近2萬公頃田地種植雜交水稻,年增產稻谷6萬噸。

  3. 11年摸索,成功實現雜交水稻規模化制種

  種植1畝雜交水稻,需要1公斤左右種子。要實現雜交水稻在非洲大規模推廣,離不開在當地規模化制種。今年4月,我國在非洲首次成功實現雜交水稻規模化制種,這批種子將于7月在馬達加斯加播種。

  歷時11年,這一天終于到來。

  從幾十個雜交水稻品種中選出了適合當地種植的5個佼佼者,何處是制種的最佳地?選地一波三折。

  “我們首選馬達加斯加首都進行試驗。可是那里海拔1000多米,晚上溫度低的時候只有十四五攝氏度,而制種揚花時最低溫度要求20攝氏度,產量上不去。試了兩年都不行。”袁氏種業常務副總劉國湘回憶說,接下來看中了離馬達加斯加首都200多公里的扎卡,那里是該國面積最大的水稻主產區。

  試驗依舊失敗了。扎卡海拔800多米,試了兩年,發現氣溫變化大,病蟲害多。

  一路向北,來到了安塔拉哈。頭年試種了10多畝,成功了!再接再厲,發展到100多畝。

  一個制種基地不夠。“馬達加斯加南北有2000公里,全是土路,還要繞彎,跑一趟得一周。”劉國湘說,又經過幾年挑選,制種基地擴大到東、西、中部3個點。

  除了地理條件限制,制種中遇到的其他挑戰也不斷考驗著中國專家和企業。就拿秧苗移栽來說,必須在三五天栽完,否則苗子老過頭了。“當地農民前后可以栽上10多天。我們就得想辦法提高效率。”劉國湘說,還有裝肥料的桶子、運肥料的扁擔,都要為當地農民備好。

  張立軍此次回國,是專程參加首屆中非經貿博覽會。“2007年10月,我們第一批技術人員到達馬達加斯加時,臨時住地沒廁所、沒浴室,蚊子和飯混在一起。用銹鐵桶接雨水、用明礬澄清后,再裝到干凈桶里燒開喝。同去的法語女翻譯剛大學畢業,一個月全身長滿了紅坨坨,參贊夫人去看望時都哭了。現在我們修起了專家樓,條件與那時比是天壤之別。”張立軍難忘當年的艱苦,更驕傲如今的成就,“2018年在馬達加斯加的雜交水稻制種面積有100多公頃,今后還將逐步擴大制種面積,以后當地需要多少種子都供得上了。”

  ■鏈接

  舉辦近200期援外培訓項目

  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名字命名、并由袁隆平院士擔任名譽董事長的高科技現代種業集團,2018年躋身全球種業企業前八強。

  2009年,商務部首個援外培訓基地——“中國雜交水稻技術援外培訓基地”正式落戶隆平高科。公司于同年成立國際培訓學院,承擔國家商務部對外援助人力資源開發合作項目。

  隆平高科擁有以袁隆平院士為核心的國內外資深專家團隊及完善的農業綜合技術國際培訓體系,在省內外建立了多個培訓教學實訓基地。培訓領域涵蓋水稻、玉米、蔬菜、農產品加工等各產業鏈;培訓語種涉及英語、法語、葡語、俄語、西班牙語、越南語等。

  截至2018年,隆平高科共承辦了近200期援外培訓項目,培訓了來自亞洲、非洲、拉美、歐洲、加勒比海及南太平洋地區的100多個國家的萬余名農業官員、技術人員和科研人員;同時還承擔了贊比亞、埃塞俄比亞、利比里亞、東帝汶、菲律賓等農業技術示范中心的援建和多項對外援助技術合作項目。

  (湖南日報記者 胡宇芬 周靜 整理)

  部分非洲國家種植雜交水稻情況

  馬達加斯加:2007年,湖南省農科院選派專家在馬達加斯加進行了34個雜交水稻品種和2個當地當家常規品種的比較試驗,篩選出10個比當地對照品種明顯增產的雜交水稻品種。其中,雜交水稻品種M729產量達10.41噸/公頃,比當地2個對照品種分別增產51.1%和114.6%,達到極顯著水平。目前,中國袁氏種業正在馬達加斯加推廣3個雜交水稻品種,累計推廣面積30000公頃。

  埃及:很早就開始雜交水稻研究,也審定了一些雜交水稻品種,但由于粳型雜交水稻優勢不強,加上制種難度大,雜交水稻推廣面積不大。

  幾內亞:于1996年開始雜交水稻研究。2003年中國雜交水稻組合6個在幾內亞試種,高產達8.44噸/公頃,均比對照品種極顯著增產。2009年對11個中國雜交水稻品種進行試種,內香優18旱雨季產量6.03~8.97噸/公頃,比對照品種增產35.18%~54.6%。

  贊比亞:1992至1993年,在贊比亞國家級灌溉稻品種對比試驗中,中國雜交水稻組合汕優桂99產量7.96噸/公頃,較當地良種增產22%,威優77、威優46產量分別達到13.10噸/公頃和12.10噸/公頃,比當地最優的卡富西5號分別增產32.6%和22.9%。

  馬里:2009年,馬里試種了中國雜交水稻品種3個,試種產量分別比對照品種增產100%、80%、80%。

  利比里亞:2005年,利比里亞開始示范種植中國雜交水稻,產量最高達11.1噸/公頃,比當地品種高3倍以上。

  肯尼亞:2013年,中國科學院中-非中心在肯尼亞種植的雜交水稻品種平均產量為6.0~7.5噸/公頃,是當地常規品種產量的4~5倍。

  多哥:2006至2015年,中國雜交水稻品種在多哥試種,平均產量7.1噸/公頃,比當地品種普遍增產20%~30%。

  坦桑尼亞:2011年,坦桑尼亞試種來自中國重慶的10個雜交水稻品種,最高產量為10.5噸/公頃,比對照品種增產47.9%。

  布隆迪:2016年,中國雜交水稻品種在布隆迪試種,最高產量13.86噸/公頃,比當地水稻品種單產高3倍。

  塞內加爾:2010年,中國雜交水稻在塞內加爾試種,產量9.3噸/公頃,比當地水稻增產3倍以上。2017年,具香味的雜交水稻品種AR051H在塞內加爾通過審定。

  幾內亞比紹:2009至2013年,中國雜交水稻品種3個在幾內亞比紹試種,產量均超過8噸/公頃。

  (湖南日報記者 胡宇芬 周靜 整理)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4641929
北京pk10公式规律